中美经贸摩擦背景下 中国制造还好吗?

在中美贸易摩擦的背景下,中国是否还好?

23日,工业经济“半年度报告”于2019年发布。中国制造业有悲欢离合。

稳定:上海和苏州揭示的积极信号

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处于年增长目标的上限。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6.4%,高于行业增幅。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23日在全国新办公室会议上介绍,41个工业部门中有39个保持了产量增长,超过一半的行业增长更快,尽管月度数据是受到一些客观因素和去年同期的影响。有一些波动,但没有一个影响顺利运作的整体情况。

例如,在装备制造业中,上半年增加值增加了6%,其中电机设备,专用设备,仪器仪表等行业发展较好;电子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6%;一些新兴产业保持高增长,3D技术含量和附加值高的新工业产品,如印刷设备,服务机器人和城市轨道交通车辆,保持两位数增长。

据国家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统计,6月份中国普通乘用车零售额达到180万辆,同比增长4.9%,为13个月来首次同比增长。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积极信号”,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成员王军说。

制造业投资普遍低迷,但仍有亮点。据辛国斌介绍,上半年上海工业投资增速保持在17%左右,生物医药,绿色化工,汽车制造等领域的增长率已达到近50%,有的还有已超过50%。苏州工业投资增长13.2%,其中技术改造投资增长18.4%。

“这两个城市对中国具有重要意义,因此这两组数据也表明未来的发展将有一个良好的基础,”辛国斌说。

工业和信息化部认为,影响下半年工业经济运行的有利因素和困难风险将相互交织,复苏势头和下行压力将并存。仍需要付出巨大努力才能实现全年6%的增长目标。

首先是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 6月,世界银行在其报告《全球经济展望》中表示,全球经济增长将在2019年放缓至2.6%,并在2020年略微降至2.7%。报告认为全球经济增长仍面临重大下行风险,包括贸易进一步升级紧张局势,新的财政压力和一些主要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下降。

中国的国内需求也在放缓。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9年上半年,汽车产销量分别为1213.2万辆和1232.3万辆,同比分别下降13.7%和12.4%;乘用车产销量997.8万辆,产量1012.7万辆,同比下降15.8%和14.0%。在手机方面,上半年手机市场出货量为1.86亿台,同比下降5.1%,新产品上市246台,同比下降38%。

制造业投资增长率不容乐观。 1 - 6月,制造业投资增长3%,比2018年大幅下降6.5个百分点,增长率较低。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报告称,由于国内终端需求不足,汽车,船舶,电气机械和设备等制造业的投资将继续增长。总体而言,预计2019年制造业投资将增长约4%,预计下半年将略有增长。

从经济的需求方面来看,消费,投资和出口三大需求正在放缓。辛国斌表示,除了整体外部环境收紧外,中国还加重了国内转型升级的痛苦和现有的结构性制度矛盾,不确定性的不确定性明显增加。

d97b0ff122d34a3e91ebb15c14a6ba68.jpg

进展:高端制造业带动增长

王军认为,上半年,中国经济新旧动能转型进展顺利,趋势非常明显,但这种进步和改善需要时间来增加积累。

高端制造代表了未来中国制造业发展的方向。数据显示,上半年,高新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9%,战略性新兴制造业增加值增长7.7%,比整体制造业增长2.6和1.3个百分点。传统企业技术改造投资也快于整个制造业的投资。上半年,制造业技术改造投资同比增长13.1%,比全部制造业增长10.1个百分点。

所谓的高端制造是指高科技含量,高附加值,高增长,低污染的特点,包括新技术,新格式,新产业,以及先进适用技术,工艺,材料,管理的使用升级后的传统产业和其他转型。加快高端制造业的发展,是实现发展方式转变的重要出发点,是建设和发展强国的重要支撑。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研究院产业经济研究所产业发展研究室主任韩建飞表示,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的增长率和战略性新兴制造业的增长速度。上半年高于整体制造业,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质量。继续改善和加快价值链高端的步伐。 5G商用,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行业增值保持快速增长,这已成为制造业发展的突出亮点。随着零部件,芯片,系统设备,智能终端等相关行业的跟进和发展,我们可以预见中国。制造业投资仍然具有后劲。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的报告还认为,在下半年,在建设强大制造业国家的政策下,高科技制造业,高端装备制造业,新能源和新材料制造业投资将保持快速增长,帮助制造业在下半年。投资低位小幅上涨。

业内人士介绍,自2010年以来,中国国内制造业开始呈现出明显的高科技制造业比重上升趋势,中国科技制造业比重下降,低技术制造业比重相对较低。

但这种转变也存在区域不平衡。在王军看来,从国家的角度来看,新旧动能转化在一些地区,高新技术制造业的比重正在上升,但对于大部分地区,中部和西部地区,新的动能培育不是很大。

韩建飞认为,一方面对新技术,新模式,新形式采取鼓励,包容,审慎的监管模式,用新的“国家体系”推动重大技术突破和相关技术升级,创建一批先进制造业集群和龙头企业。

另一方面,没有落后的产业,只有落后的技术。引导传统企业深化制造业与互联网,先进制造业和现代服务业的融合,支持企业加快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转型,大力发展个性化定制化,网络化协作,云制造,促进数字化形成经济时代的新供应能力。

未来:如何应对中美贸易摩擦?

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协调局局长黄立彬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言说,虽然中美贸易摩擦对工业运行产生了一定影响,但影响是可控的。

对于制造业的外部迁移,辛国斌表示,从掌握的角度来看,制造业的规模并不大,基本上由低端企业主导。对中国经济增长,产业升级和劳动力就业的影响总体上是可控的。中国拥有庞大的国内市场,完整的工业体系和高效的基础设施,特别是新技术。中国仍是世界上最具吸引力的投资热点。

e318c37409004cce9efad5a88a31e126.jpg

以广东为例。 2018年,共有588家外商投资制造企业调整了广东的生产力。有些去了越南,有些去了泰国,有些去了马来西亚。这588家公司仅占全省外商投资制造企业总数的1.44%,但同期外国投资增加1,918家,如巴斯夫,埃克森美孚,富士康等一批外资高端制造项目。他们在广东定居。此外,一些外籍公司已返回中国。

但是,增长率下降的工业企业出口数据表明,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制造业的长期影响不容忽视。 2019年上半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现出口交货值1亿元,同比增长4.2%。这比去年同期下降了1.5个百分点。

辛国斌表示,当前全球经济普遍放缓,贸易霸权主义盛行,给世界经济带来很大的不确定性。在经济全球化的背景下,任何国家都无法摆脱困境,也不会在贸易战中获胜。

我们将如何应对未来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制造业的负面影响?工业和信息化部运行监测与协调局局长黄立彬发言人表示,首先是要进一步落实“六稳”政策,更准确地帮助受损企业,并减轻对企业的压力。产业链被迫迁出;强度推动关键技术的关键技术,增强中国工业系统抵御冲击的能力;三是发挥财税政策调整作用,加快产业链升级步伐;第四,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并实施它。一系列有关减税和减税的政策措施,引导产业结构有序优化。

王军认为,上半年,工业企业的利润仍在下降,如果需求疲软,如果成本没有得到有效降低,必然会导致利润下降。收益下降将导致对制造业的保守和谨慎投资。因此,我们应该继续推动减税,降低成本,降低企业成本。他认为,在降低融资成本的情况下,需要进一步降低劳动力成本,环境成本,物流成本和机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