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煤发电将告别“标杆价”

?

电价改革的新关键步骤

燃煤发电将告别“基准价格”

为坚持市场化方向,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稳步有序放开竞争性行业电价,经国务院批准,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近日发布《关于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的指导意见》,标志着电价改革坚持市场化方向的新关键步骤。

“燃煤发电是保证中国电力供应的主要能源。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平稳有序放开是电价市场化改革的关键任务,也是深化电力市场改革的关键。”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相关负责人在接受《经济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近年来,随着电力市场改革的深入,目前燃煤发电的基准上网电价机制已难以适应形势的发展。同时,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电价形成机制改革有着坚实的基础和有利条件。我们应该抓住机遇,加快市场化改革。

"燃煤发电网上基准电价是根据成本因素确定的,很难及时准确地反映供需关系的变化,反映燃煤发电成本的变化,并继续发挥其定价锚的作用。"该负责人表示,由于缺乏价格弹性和自我形成机制不完善,燃煤发电上网电价机制客观上不利于水电、核电、燃气发电等跨省跨地区输电价格的合理形成。当前的价格机制普遍难以继续形成有效的价格信号,加快市场化改革迫在眉睫。

基于上述问题,《指导意见》确定了五项关键改革措施:一是将现行的基准网上定价机制转变为“基准价格上下浮动”的市场化定价机制。基准价格根据各地区目前的燃煤发电上网基准价格确定。浮动范围原则上向上不超过10%,向下不超过15%。二是在基准上网电价产生的燃煤电中,如果满足市场交易条件,上网电价将在“基准价格波动”范围内以市场化方式形成;不具备市场交易条件或不参与市场交易的工商用户用电量对应的电量仍以基准价格为准。第三,居民和农业用户在燃煤发电中的用电量仍以基准价格为基础。第四,已经按照市场化交易规则形成上网电价的燃煤发电量将继续按照现行市场化规则执行。五是燃煤发电电价形成机制改革后,现行的煤电价格联动机制将不再实施。目前,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形成机制改革有着坚实的基础华北电力大学教授张培子(Zhang Peizi)表示,中国输配电价格改革已经全面覆盖,运营发电利用计划已经全面放开,“以合理成本允许合理利润”的定价机制已经基本建立。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副研究员杨娟表示,“基价上下浮动”的价格机制给了煤电市场主体独立定价的空间,从而使煤电价格能够有效反映煤炭价格、电力需求等供求因素的变化,有利于电力资源的优化配置,理顺电力与其上下游产业的关系,加快电力市场的发展。

改革会给用电成本带来什么影响?负责人表示,消费者用电成本将“三不变一降”,即居民和农业消费者电价水平保持不变,参与电力市场交易的消费者电价水平保持不变,不具备市场交易条件或参与市场交易的工商消费者电价水平保持不变,采用“基价上下浮动”方式参与市场的消费者电价水平将降低。

”改革为目前不参与市场交易的电力用户增加了一个选择。同样明显的是,2020年电价不会暂时上涨,这将确保工商业电价只会下降而不会上升。”负责人说。(记者顾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