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跨境电商转型升级,“东莞制造”遇上“双十一”

?

《时代周刊》记者:潘占宏

与国内外消费者一起,我们期待“双十一”以及东莞制造业的到来。

在“双十一”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詹兰云的电子商务团队已经投资了“战场”:该产品在国内外电子商务网站上线,统计到海外仓库的库存.电源产品的主要电子制造。该公司首次尝试通过跨境电子商务销售方式参加“双十一”活动。 “我希望成绩好。”她充满期待。

传统的外贸制造公司进行跨境电子商务是近年来东莞的探索。去年7月,东莞被批准设立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东莞市将利用其强大的制造业和外贸市场优势,在三年内优化其综合资源,并加速建立制造,贸易,收款,付款,物流,结算和其他产业链的闭环生态系统。为了成为广东。港澳大湾区跨境电子商务进出口基地。

经过一年的发展,东莞有超过10,000家跨境电子商务公司。去年,东莞跨境电商进出口370.1亿元,增长133%,总量居全国第一。此外,跨境电子商务进出口报关总数超过3.6亿,涉及4300多个品种,主要是手机,零件和硬件。

最近,《时代周刊》记者走访发现,与广州,深圳这两个综合测试区相比,东莞的跨境电商氛围相对较弱,行业聚集度有待提高,在服务机构,平台建设上,人才体系等方面。尤其是在吸引,培育和留住电商方面,这仍然是东莞跨境电子商务发展的制约因素。

“东莞的制造业具有明显的优势,但仍需要弥补跨境电子商务生态系统其他方面的不足。”东莞市商务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记者,下一步将是人才,财务,物流等方面的升级。相关配套服务,积极促进传统制造企业与平台企业之间的有效对接,加快建立完整的结构,层次清晰的跨境电子商务产业链。

利润率从5%增加到26%

产品上线,海外进货.这是詹兰云电子商务团队为“双十一”做准备的日常工作。实际上,这种跨境电子商务运营方式,她只是在今年4月才学到的。她经营的东莞市瑞恒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在过去六年中已将其产品销售到美国,加拿大,韩国等地。但是,由于外部经济环境复杂且需求疲软,生产和经营成本逐年增加,这家制造公司必须思考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詹兰云对“跨境电子商务”既熟悉又陌生。 “在深圳,有很多从事跨境电子商务的朋友,所以我听说过,但我是一家工厂。我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与外贸销售不同,跨境电子商务直接面对最终客户,产品类别。对于制造公司而言,不同的销售方式是很多挑战。最后,她选择了两种适合最终客户的产品,并从外贸团队调动了一个人进入东莞的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并在东莞市的帮助下逐步组建了电子商务团队。公园。

詹兰云很快就发现了制造公司“触电”的利弊。利润自然可以提高产品的利润率。 “工厂的利润率约为5%,电子商务的利润率可以达到26%,是原来的五倍。”她告诉《时代周刊》,跨境电子商务销售的月营业额达到了400,000-500,000元人民币。尽管营业额少于工厂销售,但利润可观。

高利润率正在推动该公司的转型和升级。她直言不讳地说,过去,企业被动地跟随市场,客户需要什么,公司提供什么,他们的市场敏锐度并不高。跨境电子商务销售直接面对客户,要在巨大的市场中抓住客户,需要增加敏锐度,并积极提供可以满足市场需求的产品。这意味着公司需要增加对品牌和研发的投入。詹兰云说:“目前,研发人员数量增加了三分之一。”企业主要以ODM和OEM为基础,希望带动跨境电子商务的企业转型。

曾经着名的东莞制造公司有着更加明确的“触电”方向。去年,东莞被批准为全国第三批电子商务综合测试区。 “让东莞制造电子商务的翅膀”成为东莞建设综合试验区的目标。 “与其他综合测试区相比,东莞的优势在于制造业发达,产品种类齐全。它是国内外重要的商品来源之一。”东莞市商务局有关负责人告诉《时代周刊》,这项工作是通过指导传统制造企业开展的。贸易分离,研发设计,品牌创造等,促进了跨境电子商务在制造业中的转型升级,促进了东莞向强大的外贸市场的转型。

跨境电子商务不仅由制造业驱动,而且还由物流驱动。 “订单量从试用期的每月30,000票增加到目前的150,000票。预计“双十一”票数将达到300,000至40万张。 280,000票。

寻求“触电”升级

不仅“双十一”,而且下一个“黑色星期五”,圣诞节和其他欧美假期也成为詹兰云和跨境电子商务团队的目标。 “现在确实特别关注不同国家的假期。”

在东莞,越来越多的制造公司被“触电”,全市有超过10,000家跨境电子商务公司。东莞引进了阿里巴巴的菜鸟网络,网易,亚马逊等领先企业,与制造业建立了对接平台,促进了跨境电商出口产品的生产,通过销售和生产实现了数量增长。

跨境电子商务在东莞不是一个新词。制造业公司寻求利用跨境电子商务东风来实现升级和发展,但仍然存在许多困难。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是“危险”。 《时代周刊》记者走访发现,“人才匮乏”是制约发展的重要障碍。

“人才尤其容易流失。”去年,东莞运品电子商务技术有限公司从深圳迁至东莞跨境电子商务产业园。该公司负责人欧阳玲告诉《时代周刊》记者,缺乏人才很难。 “不要说经验丰富的电商,即使他们不了解,'小白'在经过3-6个月的培训后也会丢失。”他说,即使高薪也很难留住人才。这个城市不够吸引人。

广东上瑞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马峰持相同观点。东莞是一个制造业城市。年轻人对“制造业”的印象是工厂。该公司的国际品牌孵化器旨在帮助制造商孵化电子商务团队和电子商务。这些人才非常年轻,平均年龄为27岁。公司花费数百万美元来构建工作环境,以使年轻人落伍。他认为,跨境电子商务在东莞还没有形成产业集群,很难一次聚集人才。

更直接的解决方案是校企合作。例如,东莞跨境电商产业园与东莞理工学院和东莞市立学院签署了人才转移协议,为将专业理论与实践相结合提供了实践基础。

东莞市也正在加紧努力,以改善对电商的支持系统。东莞市商务局告诉《泰晤士报》,目前,全市有20多家跨境电力资源服务机构,将大力引进和培养实践型人才,并引进东莞的跨境电力。培育资源,促进东莞企业乃至全国。已有400多所高校建立了人才转移机制,建立了跨境电子商务公益培训机构,促进了培训的正常开展。

本网站上的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以及音频和视频)(除转载外)均由Times Online拥有版权。未经书面同意,严禁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如果违反上述声明,将对本网站的相关法律责任进行调查。如果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使用它,请在此网站上与丁先生联系:

(编辑:李贤杰)

我校“科学发展观与法科强校建设”征文活动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