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夏问孔子:“对待杀害父母的仇敌,要如何处理?”

“如果是杀害兄弟的仇人怎么处理?”

“不和仇人在一个国家做官。如果是奉国君命令出使(代表国家形象),遇上仇人也不可决斗。”(也就是说,不担任国家使者的时候,遇到杀害兄弟的仇人还是要血溅五步的)

“那么杀害堂兄弟的仇敌又该怎么处理?”

“不要自己带头,要由受害者(直系亲属)带头,自己就拿武器跟在他后面去报仇。”

在许多当代人的思想中,儒家的形象还停留在“百无一用是书生”的软弱模样,然而先秦时代儒家的“六艺”中,除了“礼、乐、书、数”这些文绉绉的学问,还包括“射”(包括弓箭、弩、弹弓,可广泛运用于军事或狩猎)和“御”(驾驭战车战马,孔子所处的春秋时代,战车是主要军事工具),孔子的理念无疑也是让儒家子弟“兼资文武”的。

也有部分人不去了解就肆意攻击孔子,认为孔子的“儒家思想”为华夏民族注入了软弱根性因而丢失了血性,这无疑是非常可笑的。

儒家思想(至少孔子的初衷)从来不是教人面对欺凌伤害去一味忍让退缩,而是要竭尽全力的去抗争。孔子也坚定的斥责“以德报怨”思想的腐朽,认为他人给我恩惠我当以恩惠去报答(以德报德),他人对待我的恶行就要以相应的惩罚来还击(以直报怨)。

只是,经历了两千多年的风雨,孔子的思想多被后人断章取义甚至扭曲篡改,这无疑是整个民族的悲哀……

时至当代的法治社会,当我们的人身和权益受到威胁时,我们或许不该再去卑微的忍受,有时候也该尝试遵循孔子的教诲去反抗和回击吧……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