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学鄙视链”隐现 网传“北大清华游”仅处底端



“研究链”背后的1000亿考察旅游市场尚未到达实际进入的时间

原文:林惠生中国商报新闻

文/Lin Echo

8月14日下午6:30左右,北京市的炎热并未散去。海淀区双清路30号和颐和园路5号的人群并不分散。

学生和家长是这群人的共同身份。他们来自全国各地,聚集在这里,只是为了向清华大学的两所着名学校致敬。这群人在北京大学东门的墙壁和草坪上排成一排,并在清华西门拍照。

在清华的石牌之旅前,一位带着蓝白旗的导游,向前来询问巴士位置的学生和家长反复说:“这里有太多人,原路线返回(乘公交车) )。“

几乎每个暑假,这样的热门场面都在青贝上演。在学习旅游圈中,被称为学校爆炸的“青北之旅”也是旅游经院主义网络的底层。

2853-icmpfxc3530412.jpg

背后是1000亿的研究市场。分析人士认为,蔑视链的出现反映了企业,教育机构和公众对学习之旅的误解。市场上游产品单一,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研究市场仍处于爆发的早期阶段,但可能尚未进入实际进入阶段。

学习旅游连锁:被误解的学习之旅

38岁的陈晨来自福建小成。今年夏天,她花了5000元报名参加由旅行社为六年级长子组织的为期6天的西安旅游营。她花了2000多元阅读。幼儿园的小儿子参加了为期3天的泸州自然阅读营。

在这个小城镇,2018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为每月3000元,国内学费每周约7000元似乎有些奢侈。这是一次略显奢侈的学习之旅,但就像“青贝之旅”一样,位于学习链的最底层。

互联网上流行的“旅游蔑视连锁”是基于该地区的距离和价格的说法:南北学习之旅>欧美学习之旅>日本和韩国东南亚之旅>考察周游国家>城市考察。

《武汉晚报》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国内旅游价格一般在三四千元左右,东南亚研究价格约为六七千元,欧美考察旅游的最高价值超过5万元,而且平均价格超过3万元。至于南北极的研究价格,谣言超过10万元。

陈琛表示,他不同意他的国内儿童旅游营位于学习旅游连锁店底层的说法。 “去哪里学习,主要取决于价格能否承受它。”从这一点来看,“谁看不起谁,我不同意。”

在陈琛看来,学习之旅的真正目的是“可以学点东西”。出国留学不仅仅是国内的研究,这种“因人而异”。

“大宝即将上初中。(去西安读书。)学习知识并不重要,主要是为了让他更加独立。”小璇是因为他在自然阅读课上的内容。 “这真的是在学习东西。”

去年,大学的本科生王维伟参加了学校组织的海外夏令营。我每个月花了1万多元交换和访问曼彻斯特大学。她还表达了对研究链的蔑视。 “不一定更贵,更好。”很久以前,王伟伟很尴尬地出国留学。这个夏令营给了她体验海外学习和生活的机会,这与远离学习的价格毫无关系。

陈晨和王维维的论点得到了业界的认可。学习之旅的“初衷”是通过旅游获得成长并获得新知识。这不应该与比较和虚荣相关。

福建师范大学旅游学院副教授,博士,福建省研究旅游基地评审员朱德平告诉记者,有必要对学习之旅的定义进行梳理,并了解学习之旅的终极目标是第一要素。 “学习之旅的过程只是教学和学习的问题。学生走出校园,进入新环境,进行更加真实,自然的集体或个人学习,体验“学习”和“单向”学习风格,实现扩展。愿景和扩大知识储备的目的。“

“旅游只是实现教育人民目标的途径,它是表面的外部性,教育是其内在的本质。”

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文化与旅游产业研究所副教授吴立云认为,学术蔑视的出现是“对学习旅游表层水平的误解。”“研究性质(旅游学习)本身决定它不需要靠近价格高低,资源稀缺,无法判断研究质量。研究应该通过研究和学习的整合,经验的深度,思维的水平和内容的丰富程度来判断。“

学习旅游连锁:不成熟的旅游产品

分析人士认为,研究蔑视的背后是对学习之旅的误解,也是上游市场单一产品和“轻型内容的重型”的体现。

根据吴立云的观察,市场上可供考察的产品可以很容易地归纳为三类:第一类是支持组织,主要出口国际学习产品。通常情况下,该机构将与国外学校合作,带团到国外几天,然后安排去景点。这是一个相对简单的“学习+旅游”模型,国内研究项目也有类似的形式。

第二类是景点,具有参与性内容,例如练习画笔和做手工作业。第三类是在一个地方进行封闭式训练,例如帆船夏令营或其他主题,以掌握技能。

然而,这些产品仍然远远不是吴丽云个人认为的真正高质量的研究产品。

王薇薇认为,她参加的英国夏令营并不是特别好:“夏令营不需要英语水平,所以每个人的英语都不一样。在曼彻斯特大学读书时,很多课程都是半懂的。

“课程收益很少,因为学生从二年级到大四学生都很混杂,课程内容不是针对性的。这位高级姐姐的姐姐说没有什么,就像科学一样。“

陈辰对她的长子参加的西安旅游营地的评价不太好。她觉得她的长子贝贝正在跟踪旅行社开展的一个项目。旅行的性质大于学习的性质。与自然阅读营地相比,小儿子肖晓去了“写作班”,贝贝的旅游营地“不太正式,没有上课,感觉很自在”。

正如朱德平所说,中国的学习旅游市场仍然存在内容重,内容轻,市场调节不足,父母满意度低等问题。这些问题导致许多学习旅游服务机构以“教育”为幌子开展没有教育意义和价值的项目。

然而,与受访者的评价相反,携程2016年夏季至2019年夏季三年期旅游研究数据显示,该研究产品评论得分普遍较高。 2019年夏季截止日期为4.76分(满分为5分),相当于95%。

54ff-icmpfxc3530474.jpg

在吴立云的愿景中,能够真正结合研究深度的产品应具有以下特点:第一,在考察内容的设计中,是否将旅行与学习相结合,深入探索,以问题为导向的参与和经验,可以激发学生的思考,让学生在旅行期间和旅行后获得新的学习体验,而不是参观旅游景点和访问学校被称为学习旅游。

第二,在旅游产品团队的组成中,应结合旅游,教育,交通,心理学和各种专业领域的专业人士(如文化,绘画,音乐,建筑,经济,工业,科学和技术等)。第三,应该有一个旅行,学习,学生讨论,反思和考察结果的时间表。

“此类产品在市场上仍然稀缺,市场需要逐步改善。”吴立云坦言道。

研究链背后:即将到来的学习旅游市场

蔑视链的存在,对考察的误解和产品的浅层发展.各种现象表明,目前国内的研究市场还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

与此同时,吴立云认为,此次考察连锁也可能证明市场对旅游产品的需求日益增长,这进一步反映出市场正在快速增长。

《中国经营报》(以下简称“白皮书”(没有标题?是否与下面提到的“白皮书”相同?))指出,目前中国考察市场的渗透率很低,仅为16%。考察旅游业务在公司业务中占很小比例,而低线城市学校尚未完全开展其研究活动。目前,国内考察产品分为三种类型:国际考察,国内学习和营地教育。主要科目包括旅行社/OTA在线旅游平台,教育机构,学校等;中小学生和一些大学生形成服务对象。

新东方的国际考察旅游业务始于2005年,目前已有近200个海外考察团,覆盖全球40多个国家和地区。学习旅游服务已累计150,000名学生。根据新东方2018年财务报告,其国际考察项目产生的总收入约为1,940万美元,但比例不超过10%。

作为另一种学习旅游项目,携程是OTA的老炮兵。它在研究项目中的发展相对较晚,并于2014年开始开发自己的研究产品。

虽然它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但快速增长的速度使研究市场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大蛋糕”。这个行业巨头正在加速其布局。

艾瑞咨询和新东方国际联合发布的《2019年泛游学与营地教育白皮书》指出,2018年泛旅游和营地教育市场约为946亿元,未来将保持20%以上的增长率。预计2022年的市场规模将达到1725亿元。

朱德平认为:“中国的研究市场还处于爆发的早期阶段。”

“在任何历史阶段,中国父母的心中都没有改变'将孩子变成龙,将女人视为凤凰'的概念。”朱德平说,现代社会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家长们不想错过任何潜在的教育资源。“因此,近年来参加海外留学的学生人数逐年增加。”

对于考察旅游业务的增长率,于民红在2018年4月接受采访时表示,新东方国际考察项目的计划增长率为每年10%至20%。同年,新东方宣布将开始将国内研究和营地教育纳入国际学习旅游业务集团。 2019年4月,新东方发布《白皮书》,新东方官员认为,这是新东方全面发展泛旅游和营地教育三大部门的重要标志。

中国营教育联盟执行主任,新东方国际考察团和营地教育推广管理中心负责人刘婷认为,随着行业从初创阶段向成熟阶段转移,客户的需求将会增加被越来越细分,而且考察产品也将越来越多样化。这一趋势也是新东方扩大其学习旅游业务的主要动力。

对于基于平台的携程,产品多样化是其固有的优势。到2019年夏天,携程平台推出了1400多种学习产品,其中90%是为他准备的。不过,携程表示,近年来,他们也开始自主开发一些研究产品,如今年夏天推出的“少年装优”系列。

根据携程网,携程的学习旅游计划与机票,酒店和团体旅游相比并不大,但增长速度更快。自2014年以来,携程一直保持着每年50%的高增长率。

在政策方面,学校开展的研究活动也得到了正式宣传。

2013年至2019年,教育部,旅游局和国务院先后出台了11项相关政策措施,鼓励“学习旅游”的发展。其中,国务院2014年发布的《白皮书》首次明确将“学习旅行”纳入中小学生的日常教育中。

a221-icmpfxc3530523.jpg

2019年2月,教育部教育与发展研究所发布数据。 2018年,对全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4,000多所学校和33,000名家长进行了随机抽样调查,国家研究旅游学校的平均参与率为38%。上海是最高的,达到66%。

根据教育部的报告,全国中小学的学习和学习参与率仍然存在不平衡。这种情况也为学校和第一线以外的学习旅游业创造了机会。

福建省龙岩市一所高中老师傅雪说:“目前福建省的研究活动在福州做得很好,厦门也做得很好,而龙岩(三,四线城市)只有开始准备一些材料(活动预备等)“

“目前计划的研究活动是与旅行社合作进行的,合作仍在讨论中。”

吴立云认为,中国学习旅游市场的真实状态应该是“处于起步阶段,父母有需求,市场参与者已经进入,教育部门已经积极推动,市场发展潜力巨大”。

可以想象,在未来,国内研究市场将更加“腥和大”。

主编:梁斌SF0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