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龙的误判:中国崛起虽不可避免 但法国仍可阻挠

标签主题:马克龙价值观

[文/观察网专栏作家宋鲁郑]

2019年11月,法国总统马克龙真的实现了在中国待一年的承诺,并将再次来北京进行国事访问 由于中文翻译,法国媒体也用“马”这个词来形容这位年轻而雄心勃勃的总统。有一次,他们给他起了一个法国马的绰号,可以“克”龙中国。

Macron仍然是一匹过河的小马

按理说Macron已经掌权两年了,来过中国两次,所以对中国的理解是一匹老马。 此外,2018年席卷法国的黄色马甲运动也让他最终体会到了治理一个大国的喜怒哀乐,比如烹饪小的和中国的智慧。 应该说,他取得了进展,这反映在他于今年8月底主持的外交使节年度会议上。

2018年11月17日,第一次黄色背心展示(来自维基百科的照片)在瓦尔萨尔举行。

会议的目标是驻扎在100多个国家的法国外交使节,这是一次闭门会议,所以马克龙很自然地直接表达了自己的感受,都是干货:首先,他公开承认西方霸权即将结束。 原因不仅在于西方自身的错误,也在于新兴国家的崛起。 第二,公开承认对俄罗斯的政策是欧洲21世纪最大的地缘政治错误,导致俄罗斯拥抱中国。欧洲需要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 他特别指出,美国是盟友,但也是长期绑架欧洲的盟友。 第三是信息技术进步导致的情感、暴力和仇恨的全球化。

马克龙的最终结论是:世界将围绕着美国和中国这两个极点旋转,欧洲也必须在这两个统治者之间做出选择

依我看,我很抱歉。虽然马克龙对世界和人类未来,特别是中国的理解有了很大的提高,但他的应对方式却像一匹过河的小马。他不知道深度和成熟度。

一方面,他说法国希望促进中国新丝绸之路和欧洲互联互通战略的更好融合,但另一方面,这种融合必须在尊重欧洲主权和规则的基础上进行 他接着认为,在2008年西方金融危机期间,为了获得援助,欧洲必须将部分主权移交给中国,目标是签署了《一带一路备忘录》的意大利和第一个加入AIIB的英国。 更重要的是,他还想与美国在亚太地区建立“法国战略”,以平衡中国的崛起。

显然,尽管曾经统治世界的法国和英国相信中国将成为未来的超级大国,但不同之处在于英国选择了站在中国一边。前首相卡梅伦曾说过,“英国将成为中国在西方最强有力的支持者。” 另一方面,法国选择在与中国合作的同时平衡(事实上,遏制)中国的崛起。

因此,毫不奇怪,在马克龙执政的过去两年里,尽管中法关系没有重现萨科齐时代的对立,也没有像奥朗德时代那样过于平庸和停滞,但两国关系没有恢复到戴高乐将军开创的中法特殊关系时代,也没有达到希拉克总统基于对中国文化的热爱和理解而形成的特殊亲密时期。 事实上,如果没有各种特殊原因,中法关系早就跌宕起伏了。

为什么中国和法国很难达到历史的新高度?

首先,法国是欧美唯一想扞卫西方统治地位和价值观的大国。 正如马克龙在外交使节会议上所说:“只有法国才能重建深厚的欧洲文明;只有法国可以从欧洲战略和国际政治的角度来考虑欧洲的生存。 “

今天的美国不同于法国,因为它只想遏制中国以维持其全球霸权,所以价值观也可以被抛弃。 因此,特朗普可以自由反对全球化、自由贸易,并在任何地方挑起贸易战。他还可以违背他对全球气候变化的承诺,这关系到人类未来的命运,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人权组织,淡化在美国媒体工作的沙特记者的死亡,保护沙特阿拉伯的武器销售,甚至重建墨西哥边境的柏林墙等等

因此,法国从如何维护西方文明价值观的角度看待中国的崛起。 它的许多做法,如对“一带一路”的处理远远落后于中欧、东欧和南欧,甚至公开反对其他欧洲国家和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备忘录》,所有这些都反映了这一点。

第二,马克龙的战略判断失误 尽管中国的崛起是不可避免的,但法国仍然可以“平衡”,即阻挠它。 美国现在是世界霸主。为了保持这一立场,无论成功与否,它都将尽力阻挠中国。可以说,它别无选择。 但是法国不同。它既没有必要也没有力量去遏制。 法国这样做的原因主要是战略失算。 这与许多其他国家完全不同,这些国家早已弃船押注中国。

中法之间没有镇石:既没有经济镇石,也没有地缘政治镇石 双方的关系是锦上添花。最好有一些,而且不要损害国家的基础。 这不同于中国、德国、法国和俄罗斯之间的关系。

重印请保留此链接: